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未來天王 > 第203章 調過來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qtkvjf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天漸亮,視野范圍內早已經能看得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在線觀眾看著屏幕上顯示的大片大片的綠色幼苗,有種難以置信的神奇感覺。

    “真沒有用特效?”

    “我看了看時間,真的只過去五分鐘內而已,不然我一定以為已經過去幾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臥槽!我就上了個廁所,一來怎么就變成這樣了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,就點了個外賣,切換回頁面就發現全變了!”

    “錯過的兄弟們可以看看視頻回放。”

    “這哪能一樣,看直播就是為了在第一時間看到那些影像,翻回放還看什么直播,總有種落后一步的不爽。”

    但就算他們感覺遺憾,也只能去翻回放了,他們又不可能讓時間倒流,錯過了就是錯過了。

    實驗田前。

    林凱文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么,他好奇地看著看了看那些在短暫時間里破土出來的那些幼苗,看看它們有沒有什么特別之處。正因為不了解,所以才少發言。

    “范教授,介紹一下?”林凱文看向范霖。

    范霖看了眼手中儀器顯示屏上顯示的地面數據,摘除面罩,“現在不用戴了。”

    站在后面當背景墻的十來名哨隊的人,都趕忙將面罩摘下,擺出一張張正經嚴肅的自認為最酷的樣子。面上很冷靜,心里則在歡呼,終于能出現在鏡頭里了!

    “我之所以給它們取名叫箭葵,其中一個原因就是,它們在發芽時,將整個過程壓縮在一個很短的時間里,如箭一樣從地下射出。你們剛才也看到了,很快,基本上一錯眼就發現那里出現了一棵幼苗。不過,在它們發芽的過程中,會釋放出一些氣體,有些能聞到,有些聞不出來。但其中有些氣體對人體有刺激性,如果不戴面罩,嚴重的會導致休克……”

    范霖在那邊講著,而離實驗田稍遠的地方,一名哨隊成員從哨點內出來,視線往周圍搜尋了一下,然后奔著嚴彪過去。

    “隊長……隊長你怎么了?”正準備匯報的哨兵,見嚴彪擦眼淚,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嚴彪是誰,23號哨點哨隊隊長,經歷過不少戰事,但鐵血的漢子現在卻淚流滿面。這到底經歷了什么?是感動的還是傷心的?

    嚴彪咧了咧嘴,“辣眼睛,太辣眼睛了。”

    他自己也沒想到,離這么遠還能被影響到,剛才那一會兒,眼睛突然有點刺痛,然后眼淚就不停地往下流,像是誰在這里投下一枚催淚彈。

    現在感覺好多了,嚴彪擦了擦眼睛,問過來的哨兵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基地過來的消息,讓各哨點最近提高警惕,別偷懶,一發現異況就趕緊上報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前天不是說過?”

    “今天又強調了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嚴彪雙眉蹙起,看來白暨星a級能源礦石的發現,吸引的注意力不少。

    過來傳消息的哨兵說完之后也沒立刻回去,而是伸長脖子,往實驗田那邊看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他們說的那個來咱們基地服役的小明星?長得也就那樣,還沒我好看。”他昨天沒能看到方召本人,現在看到之后,覺得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長得好看的人那么多,但人家火總有火的道理,聽說玩游戲很厲害。”嚴彪道。

    “我玩游戲也很厲害!我小時候還參加小學組電競賽,獲過獎的那種!”那哨兵笑道。

    “據說他能聽到礦石的位置,哦,剛才那什么葵發芽的時候,他也聽到了,感覺他那耳朵比范霖手上的那個儀器好使。”

    嚴彪回想了一下之前箭葵發芽時方召提醒的那一聲,覺得當真神奇,人耳朵的聽力竟然能達到那樣程度!他小時候看過的一個綜藝節目就報道過那些有“特異功能”的人,只是沒多久就碰到打假,新聞揭了不少黑幕,他才知道那都是騙人的,所以,在聽到方召的事情時,他保持懷疑態度,直到剛才。

    “真那么神?”那哨兵問。

    “我只相信我看到的。”嚴彪見那哨兵視線一直停留在實驗田那邊,也清楚對方的意思,“想過去當背景板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是有那想法,都來快兩年了,還沒回過家呢。”那哨兵不好意思地抓抓頭,他要不是沒蹭直播的想法,只傳達基地的命令的話,用通訊器就行了,親自跑過來就是為了看有沒有露臉的機會。他就是個毫無存在感的小兵,不像嚴彪有那么多限制,可以露臉的。

    “還跟我玩心眼,就知道你小子有那想法。去吧,能不能搶到個出鏡的位置就看你有沒有那本事了。”嚴彪笑罵著踢了那哨兵一腳,

    “哎!明白!”那哨兵一溜煙往那邊快跑過去。

    嚴彪又看向實驗田那邊的方召,不由“嘖”了一聲。真不知道方召那小子怎么出名的,長得不算特別出彩,本來就沒多少存在感,現在全是范霖和林凱文在鏡頭前一問一答,那小子完全不知道去搶鏡,竟然抱著個紙質的筆記本蹲在那里寫寫畫畫,不知道在干什么,難道是在另類裝嗶?

    嚴彪搖搖頭,這幫明星,弄不明白他們腦子里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過也確實得感謝他。”嚴彪低嘆道。

    白暨星發展序列上排位往前挪,以后隊伍的人肯定會增加,他自己守在23號哨點這么久,也該往上提一提了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嚴彪忍不住笑起來,他知道他很快能往上升,他的確感謝方召,要不是方召這么快發現白暨礦石,他們的裝備也不會升級,基地人員也不會這么快就增加。他現在的軍銜是上尉,順利的話,今年內肯定能升到少校,以后就算退伍,得到的退伍費也不會少。

    實驗田那邊,林凱文和范霖一問一答,兩人配合得很好,等接連回答幾個問題之后,林凱文想起了方召,往那邊一看,就見方召又拿出了那個眼熟的筆記本。

    “看來方召又有什么感悟了,正忙著創作呢。”林凱文這算是給在線觀眾的一個解釋,告訴他們,方召不是在偷懶,而是抽空創作寫曲譜。

    林凱文不提,很多人都忘了方召是作曲出身。

    不過,在線觀眾們也有個疑問:為什么要說“又”?靈感是那么容易來的嗎?

    有人感嘆方召服役期間也堅持創作的精神,但也有人說方召作秀。

    不管別人說什么,方召看不到,聽不到,就算聽到了也不在乎,他只是將剛才看到箭葵發芽的那一刻,腦中閃過的那些靈感,一一記錄下來,寫完之后,合上本子裝好,再次下地干活,聽范霖的指導,給地面適度噴水。

    “對了方召,我想將你從基地那邊調過來,你以后跟著我們在23號哨點,就在這邊服役,意向如何?”范霖問道。

    這時候,林凱文已經關了直播,聽到范霖的話,差點跳起來。

    “調過來這邊?!”林凱文不愿意,哨點的條件比基地那邊差太多。

    “你們還想回礦區拍礦石?在這里多好啊,拍點花花草草也不錯,在基地那邊能拍什么?現在挖礦也輪不到你們,就算能被分過去,基地那邊也不會準許你們直播挖礦的。”范霖不急不緩地分析。

    a級別的能源礦和a-級別的,能一樣嗎?開采挖掘的時候肯定會有更多保密措施,比如每天開采的數量、礦石品位等等那些,現階段都不會公開,所以,就算過去,也不可能拿到那邊的消息,別說他們,新來的那幾個軍報記者也不可能知道。

    林凱文也明白范霖的意思,轉到這邊來確實要比基地那邊更容易操作,但就是生活條件差點。

    “如果方召你同意的話,我跟尚塔說一聲,將你的服役分配,從礦區調到這邊即可。”范霖看過去。

    “那就麻煩您了。”方召回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不麻煩不麻煩!你放心,這邊肯定比挖礦有意思,種種花養養草,還能跟著哨隊的人打獵吃野味,多好啊,那些比壓縮食物好吃。”

    范霖大笑著,心中思索,待會兒回屋就跟尚塔商量這事,方召畢竟是星光計劃的成員,與其他服役的人不一樣,程序上肯定會麻煩一點,得提前打招呼。

    林凱文見方召都同意了,而且范霖說的那些他也心動,基地那邊雖然給他們安排的住處好一些,但限制多。哨點就不同了,更自由,能拍的東西也更豐富,利益角度看,這邊確實比基地強。

    不過,既然要搬過來,他得先回基地那邊收拾行禮。

    中午休息,回房間之后,林凱文給基地那邊打了個電話,想申請一艘飛行器過來接他們,送他們過來的那隊人和飛行器,已經返回基地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,沒申請到。

    “他們說暫時調不出多余的飛行器過來,得等,鬼知道這一等要等多久!那么多飛行器,怎么可能調不出一輛來接咱們?肯定是范霖從中作梗!”林凱文憤憤道,“姓范的太陰險了!”

    方召一邊往水缸里投飼料,一邊回道,“也可能那邊真有任務,剛才聽哨隊的隊長說各處戒嚴,飛行器可能被派任務了。其實從白暨礦發現開始,就很難申請到飛行器了,范教授那是因為與基地合作時間久,優先級更高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說范霖陰險!他早就打算將咱們弄到這邊給他打廣告!”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达人2经典版1.2.5 辽宁体彩11选五软件 什么股票配资 大乐透开奖结果今天 睿鑫配资 广东快乐十分推荐软件 甘肃11开奖结果今天走势图 江西配资 内蒙古快三专家预测一 时时乐上海走势图 龙王捕鱼棋牌app 微乐吉林麻将官方免费苹果 爱彩彩票网官网安卓版 今天快3走势图 北京11选五走势图一 钱龙捕鱼外挂 皇家aaa老版炸金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