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神醫毒妃 > 第1335章 搬空你的國庫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qtkvjf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女君大婚,算是下嫁。

    歌布眾城歡慶,無論是在草原上的城池還是在大漠里的城池,又或是在土地上的城池,都因這一盛事即將到來張燈結彩,歌舞歡騰。

    君慕凜返回上都城,用了一個月的時候準備聘禮,差點兒把國庫都給掏空了。

    老皇帝心都跟著哆嗦,一個勁兒地問他兒子:“是不是有點兒多了?你這都給搬走,你爹我怎么養活東秦啊?你小子下手也太黑了,能不能給我留點兒?”

    說這話時,陳皇后正帶著君靈犀和紅忘一起幫君慕凜往外搬東西,聽了這話陳皇后首先就不干了:“你怎么就那么摳呢?你現在不僅是娶兒媳婦,你還相當于嫁閨女,這一半兒是聘禮,一半兒是嫁妝,多嗎?本宮覺得一點兒都不多啊!甚至還有點兒少。”

    老皇帝據理力爭:“那也不能把國庫都給挖空了啊!這萬一東秦有點兒什么事兒,朕拿不出銀子來,滿朝文武能干嗎?”

    陳皇后一下就樂了,“你親閨女十七了,明年滿十八,就可以出嫁了。”說完用胳膊肘撞了一下紅忘,“忘兒,表態!”

    紅忘很配合,起身給天和帝行了個禮:“皇上莫要擔心,明年微臣迎娶嫡公主,肯定是要提前一年下聘的。這個聘禮我們也早就有準備,我父親母親說了,紅家給嫡公主下聘,就不整那些虛的了,就用最實在的方式來下這個聘。到時候不管國庫有多少空余,紅家都會派人進宮將國庫填滿。所以現在十殿下盡管搬,搬得越空越好,反正再過不久就又能填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君靈犀笑得眉眼彎彎,好生自豪。

    老皇帝摸摸鼻子,這被紅家用錢砸的滋味可真好,想當初他把紅家定義為東秦的第二個國庫,如今看來這個目的是實現了啊!

    不過他也有點兒擔心:“那什么,你跟朕用不著微臣微臣的,都是自家人,叫父皇就行。忘兒啊,父皇可能想得有點兒多,聽你這么一說就又擔心了。你說,紅家填滿了國庫,那你們家是不是就沒什么銀子了?父皇可是要把女兒嫁到你們紅家去的,我跟你母后都商量好了,不建什么公主府了,直接讓靈犀上你們家過日子去。那你們要是把銀子填國庫都鎮完了,靈犀以后不就得過苦日子了嗎?朕也舍不得讓靈犀過苦日子啊!”

    陳皇后發出鄙視的笑聲,君慕凜也發出了鄙視的冷哼。老皇帝讓他倆給整懵了,“怎么著,朕說得不對?老十你哼哼什么?”

    君慕凜氣得直磨牙,“我搬國庫給染染下聘,你嫌我拿的多。紅家說要填國庫,你又怕紅家變窮了。合著說來說去,你就是不想多給染染聘禮對吧?你心疼你親閨女受窮,你咋不說再心疼心疼你干閨女呢?你這老頭是不是太偏心了?”

    君靈犀也直撇嘴,“父皇真不能這樣,染姐姐跟我都是您的女兒。”

    天和帝心里苦,這整的,里外不是人了。

    紅忘一看,這是要打起來啊!趕緊安撫老皇帝:“父皇可千萬別有這個心里負擔,紅家就算填滿了國庫,也不至于讓靈犀受苦。實不相瞞,前幾天我母親進宮了,就是為了這個聘禮的事,她央求母后帶她到國庫去看了一眼。”說完,看向陳皇后,下面該你了。

    陳皇后清了清嗓:“對,本宮帶著紅家大夫人去國庫轉了一圈。紅家大夫人當時站在國庫門口是這么說的——”她學著羅氏的語氣道,“喲,還以為皇家的國庫挺大挺大呢,這怎么才這么點兒?那這就算是空的現往里頭填,也填不了多少金子啊!皇后娘娘,要不這么的吧,皇家受累,再蓋幾座國庫。恩,就照這個規模,再加蓋四座,一共湊齊五座,您看如何?當然,這個加蓋國庫的銀子也由紅家來出。唉,真沒想到皇家國庫這么寒酸,這也沒有多少讓我們發揮的余地啊!加蓋吧,這事兒就這么定了!”

    陳皇后說完,還總結道:“紅家大夫人說完這話之后還是覺得不太滿意,說就是加蓋到五座也比預計的少多了。不過也罷,今后靈犀嫁過去,就送到她房里,可著她花用。”她伸手去戳老皇帝,“你聽聽,一個女人都比你大氣,真不知道你這個皇帝是怎么當的,太摳了!”

    老皇帝覺得自己被狠狠地羞辱了,為了找回這個場子,當時就大手一揮,告訴君慕凜:“搬!可勁兒搬!今兒你要是給老子在這國庫里剩一塊兒銀子,老子把你腿兒打折!”

    君慕凜樂呵呵地把國庫搬了個空,都拿去娶媳婦兒了。

    三個多月后,第一隊伍先到了鳳鄉城,是白家人的隊伍,以及紅家幾個小輩,還有白鶴染在上都城里相熟的幾個人。比如鄭玉琳,比如韓靖荷,當然,還有一直沒離開鳳鄉城,整日跟東宮元混在一起的冷若南。

    君靈犀因為是君家人,算是婆家,所以沒有來鳳鄉,只在上都城里等著她。

    先來的這些除去白家的長輩以外,小輩們都是過來給白鶴染添妝的。

    白蓁蓁豪氣地拍給她一摞子銀票,白鶴染瞅了一眼,好么,張張都是百萬兩起價。這一摞子銀票得有個幾百張吧?

    白燕語也不示弱,以前她最窮,但現在她可厲害了,五皇子留下來的產業全都讓她給盤活了,身家雖然及不上有紅家做靠山的白蓁蓁,但也是上都城里數得上號的富豪。

    從前都是她姐接濟她,這回終于輪著她表示了,直接就抬了三十六口大箱子進歌布皇宮,箱子一開,差點兒沒晃瞎了歌布人的眼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,一個用銀票砸,一個用金子砸,這哪里是添妝,這簡直是在扶貧啊!

    白瞳剪等人就比較含蓄了,因為本身不富裕,所以只能盡自己最大心意,就是湊個熱鬧。

    人們覺得白蓁蓁跟白燕語可能就是添妝的極限了吧,結果等到紅家的幾個孩子出手,他們就徹底懵了。

    紅忘、紅飛、紅若美、紅若琪,四個人往白鶴染面前一站,由紅飛開口,指著大殿門口還沒抬進來的一串兒箱子說:“染妹妹,你看到沒有,這些箱子,排成排的,這就是個頭兒,尾巴在鳳鄉城外呢!太多了,我們就不往里抬了,等你上了喜轎之后,直接把尾巴變成頭,反著走就是了,是紅家給你備的嫁妝。”

    歌布人都瘋了,這特么,嚇人哪!嫁妝的頭進了皇宮,尾居然還在鳳鄉城外,紅家這是抬了多少嫁妝過來?要不要這么豪?他們是來歌布顯擺的嗎?

    有人給出了一個數目:“紅家給女君添妝,共備嫁妝八百八十八抬!”

    當時就有人被砸暈了過去……

    聽說過十八抬的,三十六抬的,最多七十二抬的。這特么的,八百八十八抬,這是要把整個歌布國都給裝進去啊!

    于是又有人說:“知道你們歌布條件不行,女君出嫁可能也拿不出多少好東西來。沒關系,我們紅家也是娘家人,我們來湊嫁妝跟你們湊是一樣的。反正就一個宗旨,絕對不能讓東秦皇家瞧不上咱們染染,咱們得讓東秦皇家知道,娶到染染,就是娶了一個寶藏!”

    白鶴染聽著這些話,嘴角都抽得快抽筋了。

    這到底是要干啥呀!聽說紅家為了紅忘給宮里充了五座國庫,這怎么充完五座國庫還有這么多呢?她小心翼翼地問紅飛:“表哥,你們家該不會是砸鍋賣鐵了吧?”

    紅飛都聽樂了,“染妹妹,你也太小瞧我們紅家了,就這點兒……哎我這么和你說吧,這要說四年以前,興許紅家還真拿不出這么多錢來,但自從你跟太子殿下訂了親,蓁蓁又跟九殿下訂了親,后來忘兒又跟嫡公主訂了親,我們紅家在東秦的商途那簡直就是一路順暢啊!阿染你能想像那種感覺嗎?就是不管你做什么生意,那都是暢通無阻,什么官府,什么地頭蛇,什么江湖幫派,沒一個人敢跟紅家叫板的。用我爹的話來說,紅家這幾年可能不叫做生意,叫撿錢。不過你放心,就算撿錢紅家也是撿正經的錢,絕不干任何有違東秦例律的事,也絕不替任何官家走任何后門。所以這些銀子你就放心的花,保證沒事兒。”

    紅忘也跟著道:“父親給了皇上兩成純利潤,他們現在是合伙人了。”

    白鶴染扶額,得,紅家這是把皇家給收編了。

    再一個月,東秦太子到了鳳鄉。

    良辰吉日,女君出嫁,大紅喜服上用金絲繡著浴火重生的鳳凰,全身上下一百零八顆歌布極品寶石,是歌布人送給女君的嫁禮。

    依歌布風俗,女婿需上門將新娘子接走,還要給新娘子的父母磕頭行禮,敬離娘茶。

    白鶴染在東秦沒有爹娘,但是在歌布卻有孟家夫婦被她叫了父親母親。

    孟夫人紅著眼圈兒坐在高堂位上,強忍著才能不哭出來。孟父也是激動得手都哆嗦,眼瞅著一雙紫眸神采飛揚的東秦太子拉著白鶴染跪到自己面前,老淚終于掉了下來……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达人2经典版1.2.5 股票代码83545 nba视频 湖南幸运赛车结果 今天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 2020六彩开奖历史记录 南宁麻将带风是什么意思 股票短线高手 湖北11选5 福彩快乐彩12选5开奖结果 打广东麻将技巧 炒股股票软件 京东方a股票 四川金7乐彩票一定牛 北京彩票快3开奖走势图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澳大利亚快乐8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