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最后一班車 > 第十卷 焚心魔書第342章 漁翁與魚餌

第十卷 焚心魔書第342章 漁翁與魚餌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qtkvjf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我朝著發言臺上看去,說:怎么了?難道美國佬要對咱們動手嗎?

    陳偉搖搖頭,說:不是啊,老弟你快看那橫幅。

    橫幅上寫著:熱烈祝賀萬里運通與美國什么什么公司達成戰略合作。反正那英文我也不認識。

    我說:橫幅而已,怎么了?就是慶祝……

    話剛說到這里,我倒吸一口涼氣,整個人就直接站了起來!

    就是這里!

    對,我和陳偉都穿著西裝,而且面對面,每個人都拿了一把刀子,微笑著插進了對面的身體里,而那張照片背后的情景,就像一個大橫幅,橫幅上寫著的就是這些字。

    “難道咱倆會在發言臺上自相殘殺?”我小聲嘀咕了一句,陳偉驚恐的朝著后排看了一眼,說:老弟,這大會上不下幾百人,還有這么多記者,咱倆要是在這自相殘殺,估計明天就上新聞頭條了。

    別說新聞頭條了,我倆要是在這刺殺對方而死亡,那真是一口氣紅遍全球,連美國佬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這樣吧,一會我離席。”我對陳偉說道。

    等大會開了一多半的時候,我彎著腰,借上廁所的名義離開了會堂,末了,我給陳偉發了一條信息:我已離開,盡可放心。

    陳偉我倆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,我開著車離開了萬里運通大樓,直奔房子店的同時,手機響了。

    仍然是陌生人打來的。

    “喂,誰啊?”我習慣性的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大兄……弟,你是不是把我給忘了……”聲音很虛弱的同時,好像還很痛苦。

    我一愣,連忙靠邊停車,說:你是不是胖子?

    “哎,你還能記得我,話說我被抓走,你連找都不帶找的啊?”胖子嘆了口氣,顯得很是郁悶。

    我撓撓頭說:這……真不知道該去哪找,對了,你現在在哪,我過去接你。

    “別,你要是一過來,咱倆就都掛了。”胖子話音剛落,忽聽電話那頭傳來啪的一聲響,像是有人甩胖子了一巴掌,同時另外一個聲音傳了出來:小子,真有你的。

    我一聽,是玩螳螂刀的那個蒙面男,我說:確實很有我的。

    “哼哼,一句話,交出隕石,你朋友可以活命,叫不出隕石,他就得死!”蒙面男子剛說完,忽然電話那頭就傳來胖子的高呼:死或重于泰山,或輕于鴻毛,老子……

    啪!沒等胖子說完,又是狠狠的一巴掌,這一巴掌似乎直接給胖子打暈了過去。

    我說:沒得到養豬場的隕石,是你自己沒本事,打不過別人不賴我吧?我可是提前就走了,這玩意要是再怪我,我去哪給你弄隕石?給你拉出來幾顆嗎?

    蒙面男子冷笑一聲,說道:客運站還有你租住房里的隕石,都是假的!我也不想跟你廢話,把真隕石準備好,今晚午夜十二點,我在西昌客運站等你!

    “哎哎哎……”我話還沒說完,他就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    我心想著:這不是故意訛人嗎?

    我租住房床底下的隕石,是阿龍給我的,阿龍何許人也?鬼王的心腹手下,不可能騙我吧?其次阿龍給我隕石,那是經過了鬼王命令的,他敢掉包?不會的。

    然而客運站床底下的隕石,是胖子給我的,如果說那顆隕石是假的,也就是說胖子給我的時候就是假的,除此之外,期間被人掉包的可能性也有,但這個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大腦中猛然一驚,一道閃電劃過,我想起了一個人。

    操縱火鴉的高手。

    自從鬼王出現后,他就像是神秘消失了一樣,再也沒跟我聯系過,鬼王自己也說了,他不是操縱火鴉的高人,那他如今身在何處?為什么也不跟我聯系了?

    我試探性的撥了一下操縱火鴉那個高人的手機號碼,提示已關機,這個號碼肯定棄用了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我趕緊開車趕往鬼王所在的大廈,到了鬼王那里,我沖進鬼王的房間,第一句話就是問:鬼王,阿龍在哪?

    鬼王睜開眼,說:阿龍?出去執行任務了,你找他有事?

    我說:鬼王,阿龍曾經給過我一塊隕石,也就是七星隕石中的第一塊,他給我的是真的還是假的?

    鬼王一怔,說:當然是真的,那是阿龍劫的官方車輛,打殘了兩個警察才弄回來的,怎么可能有假。

    我一拍手背,說:完蛋,我們看似是釣魚的漁翁,其實我們只是魚線上的蚯蚓。

    鬼王不解的看著我,我趕緊說:我手里的兩塊隕石丟了,剛才剛得到消息,就是那個蒙面男子偷走的,但是,他卻打電話告訴我,讓我給他真正的隕石,不然就殺了胖子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鬼王虛弱的身軀,竟然直接從病床上坐直了。

    這一幕嚇的小護士大驚失色,急忙跑過來安撫鬼王,鬼王抬手擺脫她,著急的問我:那兩塊隕石是假的?

    我重重的點了點頭,鬼王的臉色越來越難堪了,說真的,看著他的臉色,我想起了自己的老爹,以前家里窮的時候,我老爹總會坐在門檻上,點一支煙,靜靜的思索。

    我記得很清楚的一次,已經記不起來是因為什么事了,老爹心情很不高興,他騎著當年流行的28橫梁大自行車帶著我,還給我買了一包八毛錢的怪味胡豆,我倆坐在河堤邊上,我吃著怪味豆,他抽著煙,當時他的表情就跟現在的鬼王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竟然還有真正的高手,藏匿于所有人的身后?”鬼王確實震驚了。

    我什么話都沒說,鬼王輕聲說道:阿龍在天寶路東段給你的隕石,絕對是真的,這個錯不了。命令是我親自下的。胖子去山林里找隕石的命令也是我下的,這家伙雖然滑,倒也尊敬我,聽我的話,所以他給你的隕石,十有八九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問題的關鍵,就在這了。這兩塊真隕石我藏在了床底下,被蒙面男子偷走之后,他卻說是假的,那么真相只有一個,在我藏好這兩塊隕石之后,在蒙面男子偷走隕石之前的這一段時間里,有人偷梁換柱,把這兩塊真正的隕石都給掉包了。”

    說出了我的分析,鬼王點了點頭,憂心忡忡的嘆了口氣,拍著我的肩膀說:做人,真的不能太貪,如果不是我急功近利,想要修煉絕世神功,那現在的我一定親自出山,哎。

    鬼王的眼中似乎都有淚花涌現出來了,我看的挺不是滋味,像我這樣的豬隊友,真的不知道該怎么替鬼王分憂解難。

    “鬼王,第三顆隕石不出意外的話,應該是落在了那個假鬼王的手里,難道掉包另外兩顆隕石的,也是他嗎?”73號在旁邊插了一句話。

    鬼王想了想,說:第三顆隕石落在他手里的幾率很大,但另外兩顆隕石被他掉包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而且此人似敵非友,我們都應當防范一些。

    這一點我是知道的,鬼王活了上千年,要問幾世同堂,那真算不清楚了,反正子孫萬代,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我這樣,能夠知道鬼王是我們的老祖宗。

    屋里寂靜了下來,場面一時間有些尷尬,忽然間,我想起了一件事,當即對鬼王說道:我有一計,不知可不可行。

    鬼王點頭:但說無妨。

    “我覺得咱們內部有內奸!”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神經太敏感,但我覺得消息泄露,隕石被偷梁換柱,這肯定是有人在從中作祟。

    鬼王和73號都沒說話,我又說:咱們可以制造一起假隕石掉落的方案,我和73號再次風火連城的趕過去,屆時看看還有沒有人追蹤……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达人2经典版1.2.5 006足球直播无插件 好运彩彩票app下载 游戏试玩赚钱网 亿海智投 吉林11选五玩法介绍 捕鱼平台注册送20000分 广东麻将规则 内蒙古快三中奖技巧 随州股票配资 玩快三怎么才能赚钱 湖北11选5前三直遗漏 关于st股票涨跌限制 四肖八码期期中特精选料 2020欧冠8强 股票指数的计算方法有几种 山西快乐10分前三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