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2508/逆天廢柴林君河/棄少歸來 > 第118章 調解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qtkvjf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“林天瑯,你來做什么?”林君河皺眉開口。

    因為病房里,除了楚默心之外,居然還有一個人,林天瑯!

    此時他正在笑瞇瞇的不知道跟楚默心說些什么,旁邊桌子上還有一個看起來很豪華的果籃。

    “君河,你來了。”看到林君河,林天瑯馬上熱情的迎了過來,笑道:“弟妹出了車禍,你怎么也不跟我說一聲,我好早點來看望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林天瑯,你葫蘆里賣的什么藥,你有這么好心?”林君河冷冷一笑,覺得這大概是自己這個月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了。

    “君河,我們出去說。”

    林天瑯偷偷瞄了楚默心一眼,就先在病房外邊等著。

    林君河跟楚默心說了一聲,也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說吧,你到底想做什么?廢話就不用說了。”林君河淡淡問道。

    林天瑯這家伙,心腸可狠毒的很,他上次才剛被自己揍了一頓,現在能主動來看望楚默心。

    如果沒陰謀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君河,話說的這么難聽做什么,大家都是兄弟不是。”林天瑯也收起了之前的熱情。

    “你還知道我們是兄弟?”林君河輕哼一聲:“不好意思,我沒你這樣的兄弟,你可以滾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林天瑯頓時氣結,這小子,也太不給人面子了!

    “我也不說廢話了,其實我這次來,就是想做個中間人,幫你調解一下跟林天輝之間的事情。”林天瑯沉聲道。

    “調解?怎么調解?”林君河的眼睛微微瞇縫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早就猜到,林天瑯這種性格的人,無事不登三寶殿,現在來,肯定就是為了林天輝的事情無疑了。

    “天輝也知道他做的不對,所以今天想約你好好聊一聊,大家喝喝茶,把事情說清楚。”林天瑯道。

    林君河心里冷冷一笑,不就是跑路在外邊受不了,現在想認慫回江海市么,說的這么好聽做什么?

    不過,自己也確實是要見林天輝一面。

    想了想,林君河便點了點頭,道:“沒問題,見就見吧,不過這個見面地點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個你放心,地點我們就約在秦業他爸的茶樓,這樣大家都放心,你看如何?”林天瑯建議道。

    “我沒意見。”林君河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見林君河答應下來,林天瑯馬上就打著電話先走一步,轉過頭去的瞬間,嘴角還劃過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這自然是落在了林君河的眼中,他也是冷笑連連。

    自己當然不會天真到以為這真的只是喝喝茶,調解矛盾。

    估計,是有鴻門宴在等著自己。

    不過那又如何?自己何懼之有?

    跟楚默心說了一聲,林君河就準備出發。

    楚默心看起來比較擔心,還囑咐了一句:“你小心一點,林天瑯三兄弟,他們……都不是什么好人。”

    林天華以前三番兩次的調戲過她,林天輝也經常用不懷好意的眼神看她,這三兄弟在楚默心的心里還真沒什么好印象。

    “這個我自然知道,你放心養傷吧。”

    林君河笑了笑,直接出發。

    那三兄弟,他還真沒放在眼里,如果他們真的非要找死,自己是不介意再犯一次“神經病”,把他們全給剁了。

    上次林天華,可是差一點就送他上西天了,有點可惜了。

    秦業父親的茶室,就開在濱江區那邊的商業街上,叫做雅儒茶樓,弄得還不錯。

    一進去,就是鋪上了大片竹子的地面跟墻壁,算是一個特色了。

    秦業的父親秦一鳴早就知道這事兒,知道林君河要來,早就在門口的候客廳里等著了。

    秦一鳴今年五十來歲,挺著個啤酒肚,暴發戶的味道十足,也確實是個暴發戶。

    不是江海市本地人,二十年前剛到這的時候,窮的快要要飯了。

    不過后來運氣好,跟對了一個很照顧她的老板,又正好趕上趟,遇到了以前的喝茶熱潮,現在才混得不錯,有個近億的身家。

    一看到林君河,他就淡淡打了個招呼:“林君河,來了啊,走吧,人都已經在二樓等著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態度比較冷淡,已經在他的印象里,林君河可不是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跟他家的秦業在一起,都屬于帶壞秦業的那種了。

    特別是還有林君河是癮君子的傳聞,所以秦一鳴有些看不起這類人。

    不過,他心里還是看著,看在自己兒子的份上,今天就幫他說幾句話好了。

    不然,他還不得被林天瑯這種很會來事兒的人給吃的死死的?

    “林君河,等下談判,你最好少說話,你秦叔會幫你的,你們本來就都是堂兄弟,沒什么過不去的坎。”秦一鳴以一副長輩的姿態交代。

    林君河只是淡淡點了點頭,卻沒多說什么。

    秦一鳴是不是搞錯了,今天可不是他們要原諒自己。

    而是自己,要不要反過他們。

    看著林君河的舉止,秦一鳴搖了搖頭,心情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就林君河這種幾乎被林家放棄的人,還這么有傲氣,這不是在找死么?

    跟林天瑯斗,他拿什么斗?

    很快,二人就來到二人,一間包間大門被推開,林天瑯,林天輝都已經在里邊了。

    秦一鳴一進去,就滿臉帶笑的朝著二人迎了過去:“兩位大少,今天能光臨小店,真是讓本店蓬蓽生輝啊。”

    林天瑯淡淡一笑,也站了起來,道:“秦叔客氣了,今天是想請你來做個中間人,來調解一下我們雙方之間的誤會。”

    “我弟弟跟林君河之間,稍微有點小誤會,這要是不解開也不好,大家畢竟都是兄弟,你說對吧。”林天瑯淡淡開口,心里冷笑著瞥了林君河一眼。

    秦一鳴點了點頭,笑道:“是啊,你們都是兄弟,低頭不見抬頭見的,何必搞得那么僵呢,都是些小誤會,解開了就沒事了,對吧。”

    “對,還是秦叔你明事理。”林天瑯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秦一鳴再次一笑,轉頭看向林君河:“君河,你也表個態吧?”

    林君河點了點頭,邁出一步,眼神看向了林天輝。

    “林天輝,你既然想調解,那就跪過來吧,我還可以考慮饒你一命!”

    林君河這話一出,全場皆驚!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达人2经典版1.2.5 股票融资还款规定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中特 美的集团股票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app e球彩走势图 恒瑞财富网 快乐10分助手官网 股市行情大盘上证指 大乐透选号技巧精准公式 「百家乐」赢钱诀窍 赚钱的互联网项目 炒股配资风险到杨方配资不错 云南快乐10分怎么玩 彩金街机捕鱼破解版 哈尔滨麻将真人玩法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