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紅龍大君 > 第七百四十三章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qtkvjf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擼著烤串,喝著82年的雪碧,凱恩漸漸有了困意,他打了個長長的哈欠,將吃剩的飲料和食物丟到洞外,蓋了條毛毯后倒頭就睡,根本不管欲言又止的哥們。

    小倉鼠窩在夾克衫的口袋內,里面有厚厚的毛絨,睡起來格外舒服。

    他曾經想過逃跑,不過很快就放棄了,首先能否逃掉是個未知數,其次跑了之后該去哪?另外抹掉他記憶的人尚未露面,自己沒了靠山和依仗,到時候獨自面對敵人豈不是藥丸。

    抹消記憶加封印,怎么看都不是友軍吧。

    反倒跟著巨龍吃好喝好還有免費保鏢,這些貪戀財寶的家伙,不說把他當爺爺供起來,那最少也是做上賓的待遇。

    嗯~這頭小紅龍稍微有點奇葩,老喜歡捏著他玩,不過問題不大,就當全身按摩好了。

    凱恩對面的芬達仍舊抱膝坐著,他喉嚨有點干,是飛過來時風喝多了的緣故,雖然難受是難受了點,但還在忍耐范圍內。

    芬達前后輕輕搖晃著,腦海中思緒翻騰。

    從隕石撞擊中活了下來,救他的是頭紅龍,目前正躺在離他不到兩米遠的地上呼呼大睡,這一切簡直比做夢還夢幻,讓他的心久久難以安靜。

    大約過了三刻鐘左右,芬達的肚子忽然打起仗來,八成是坐地上著涼了,蠕動感和咕咕聲你方唱罷我登臺,不給他片刻的喘息機會,且最可怕的是還有屁意在某門處醞釀。

    “不能放屁!不能放屁!它們不值得你相信!”

    心里如此念叨著,芬達緊閉后門,苦著一張臉緩慢起身,他生怕動作幅度大了,導致山洪暴發一瀉千里。

    如果只有他一個人那倒是無所謂,可偏偏山洞里還有頭救命恩龍,他的第六感在一遍又一遍的警告他,在洞里讓米田共出來的話,他會死得很慘,連渣都不剩的那種。

    每往前邁出一步,對芬達來說都是種煎熬,和屎亡做斗爭的感覺太難受了,直到離開山洞,他心頭的大石才安然落地。

    沒有外部壓力人自然就輕松了,芬達甚至還哼起小曲,他快步鉆進樹林一脫一蹲,噼里啪啦泥石流爆發。

    “呼~”長長的噓了口氣,左手撫摸著粗糙的樹皮,這簡直比那啥還爽快,唯一蛋疼的是只能用樹葉擦屁股。

    “要是能來包餐巾紙就好了。”芬達剛略感可惜的把話說完,天上就掉下來了一包紙巾,還是未拆封的那種,伸手就能撿到。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芬達不可思議的瞪大雙眼,這他喵的是啥情況?難道自己覺醒了心想事成的超能力?

    為了驗證這個猜測,芬達眼珠狂轉,抓著樹干的手微微用力,試探著又說道:“再…再來一包!”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這次掉下來的是兩包,牌子還不一樣,芬達的眼珠子瞪得老大,剛才的實驗已經證明,他沒有心想事成的超能力。

    明明要的是一包,結果掉下來的是兩包!

    “誰在偷看我拉屎?變不變態啊?要不要我請你吃點!”芬達的喊聲很響,目的是為了驚醒凱恩,然而這注定是徒勞無功,聲音根本就傳不出去。

    “趕緊擦完屁股,老子有話要問你。”丟紙巾的這位老子并未現身,大概是覺得惡心吧。

    芬達識趣的沒在多嘴,他撿起餐巾紙假裝要揩屁股,下一秒提起褲子就跑,可惜沒跑出去幾米就被人一腳踹翻。

    樹林里的地可不平坦,亂石、枯枝到處都是,芬達也是倒霉,肋骨撞在石頭上,疼得他是差點背過氣去。

    “啊~”

    悶哼聲拖著尾音,芬達勉力翻身看向襲擊他的人。

    一頭亂糟糟的枯黃卷發,下半張臉全是胡子,嘴唇都看不見,仿佛戴了個毛口罩,身上也是邋里邋遢,領子袖口黑的油光發亮,身上隱隱有股臭味傳來。

    “就這鬼樣子還嫌棄我?呵呵~”

    芬達在心底吐了個槽,他現在胸口疼得要死,屁股下面滑滑膩膩的,但就算這兩樣加在一起,也遠遠比不上面前的流浪漢令人糟心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在這里做什么?山洞里的又是誰?”流浪漢沉聲問道,手里不知何時多了根鐵棒,他的意思再明確不過。

    你不回答我,那我就讓它來回答你。

    芬達盯著棒子咽了口唾沫,鐵棒上粗下細,頭部繞著一圈圈鐵絲,黑紅黑紅的煞氣十足。

    “我叫……”

    名字沒有說出口,因為芬達看見了凱恩,他就站在流浪漢身后兩米不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在看什么?”流浪漢陰沉著臉,右手握著鐵棒輕輕敲著掌心。

    “額……你背后有人。”芬達如實說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~有人?”流浪漢搖頭嗤笑,看他樣子顯然是不信的,還以為面前這拉屎不擦屁股的家伙想趁機逃跑。

    “真的有人。你不信回頭看啊,難道還怕我跑了不成?”

    聽芬達這么一說,流浪漢信了兩層,內心出現動搖,又粗又濃的眉毛不由皺緊,暗忖道。

    “連黃金都不是的廢物的確跑不了,難道身后真的有人?或者說他的計劃是用槍反殺。”

    心念電轉間,流浪漢決定回頭看看,不過并非立刻轉身,而是先往前沖,等拉開距離再說,萬一身后真的有人呢?

    他面露獰笑,揚起鐵棒假意揮下,隨后腳底發力向前爆沖,聲若驚雷揚起大片枯葉,速度之快看的芬達稱目結舌。

    然而最令他驚訝的是,凱恩依舊站在流浪漢身后,仿佛是對方的影子,而非獨立的活人。

    不對!是活龍。

    流浪漢沒瞧見半個人影,眼前除了樹就是樹,他下意識的深吸一口氣,然后臉瞬間就綠了,這位置是下風口,芬達身上的屎臭味,一股腦的全鉆進了鼻子。

    流浪漢被惡心的直接暴怒,右臂猛的一甩,鐵棒砸在人腰粗細的樹干上,只聽得一聲巨響,大樹竟被他一棒子打成兩截。

    “不揩屁股的!耍老子是不是很好玩啊?”

    欲哭無淚的芬達抬手指向凱恩:“你背后真有人啊!”

    凱恩是通過神奇道具組合進行移動的,空間位移加融入陰影,流浪漢是鉆石級的莽夫,并不擅長感知,哪里能發現藏在影子里的他。

    “哼!”流浪漢冷哼一聲,扭了扭脖子,看樣子是打算嚴刑逼供,然而這又是虛晃一槍,他的確沒發現凱恩,但他養的狗發現了。

    突破音速的爆發一棒,重重地落在凱恩的臉頰上。

    腦瓜爆裂的場景并未出現,骨頭也是完好無損,甚至連皮膚都沒蹭破。

    “鱗片?”

    沒錯!凱恩的右臉上布滿了龍鱗,沒皮自然就蹭不破啊!

    他現在這副樣子,有密集恐懼的看了鐵定炸毛,主要原因是不對稱凸顯,如果整張臉上全是,那就沒什么感覺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爽啊?”凱恩笑瞇瞇問話的同時,一腳踢向對方的不可描述,流浪漢頭皮爆炸眼珠瞪圓,防御、閃避已然來不及,只能和狗子互相交換。

    “啊嗚嗚……”

    雜毛大黑狗慘叫著當場暴斃,流浪漢已沒了蹤影。

    凱恩抹了把臉,手掌仿佛是橡皮擦,所過之處龍鱗盡數消失,他看都沒看芬達,自顧自的吹了下手背:“離這最近的城市在哪?小鎮也行。”

    芬達抬手指向南方:“那邊有座叫永吉拉的小城,一直往前走就能到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凱恩點了下頭,拋著魔方聽著霧沒完沒了的絮叨,哼著旁人聽不懂的小調,逛街似的鉆入了黑暗密林深處。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襲擊芬達的那人是天降者,他生活在附近的小瀑布邊上,遠離喧囂的城市,沒有家人,沒有朋友,以狗為伴,自得其樂,勉強算是個隱士吧。

    按理說他沒道理大晚上的跑來攻擊一個沒見過的陌生人,但人家偏偏這么做了,其中若沒緣由傻子都不信。

    “又是沖我來的,和召喚隕石那家伙絕對有關系,過河的小卒子。在聽。”

    后面兩個字是回霧的,他在講自己的初戀,對方是個人類少女,如今已死去多年,唯一剩下的只有血脈稀薄的后代,估計和那個阿倫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唉!等等!”

    “等什么等,他是你后代?”

    霧抱著腦袋苦思冥想,好半晌后才回道:“不太確定,可能是吧。算了算了,管他是不是呢。”

    傳了上千年,血脈早就稀釋的不成樣子,他哪里還會在乎這些,最多感嘆下命運的相遇,覺得有那么點意思。

    “對了,你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去救我的寵物,一個半吸血鬼。”

    “哦~干過了嗎?”

    “你說話能不能文雅一點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兩頭猥瑣龍聊著聊著就開車去了,霧不虧是晨星級大佬,果然是老司機,聽的凱恩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路上濕滑,小心駕駛。

    前行上百米前方豁然開朗,這里有個露天舞臺,音響和燈光還在運轉,人的話當然早跑沒了,場地亂糟糟的全是垃圾。

    凱恩彎腰撿起一張傳單,正面是歌手半身像,最上方是一行黃色藝術字,凱溪森林音樂節。

    “誰在那!”

    這道女聲是從凱恩正前方傳來的,她的主人是上章末尾的調酒師,邊上還站著個叼煙耍帥的男精靈。

    凱恩丟掉傳單,將魔方塞進外套口袋,把睡著的倉鼠給弄醒了,小東西郁悶的不行。

    三人相互靠近,待男精靈看清凱恩相貌后,這家伙頓時如臨大敵,只想拉著調酒師趕緊離開。

    當然也就是想想,拉是不敢拉的,原因嘛很簡單,他打不過對方,這也是制約他更進一步的堅實壁壘。

    在調酒師小姐姐的擇偶標準中,第一條就是必須正面打敗她,否則通通免談,她不喜歡比自己弱的小男人。

    既然動手不行,那就動口唄。

    男精靈趁著雙方尚未接近,連忙吐掉香煙低聲說道:“我們還是走吧,這人給我的感覺很不好。”

    調酒師聞言翻了個白眼,她哪不清楚對方心里的小九九,直接叉掉這個提議:“我們有兩個人,難道還怕他一個不成?而且他是從北邊來的,或許知道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男精靈郁悶點頭,戒備心提的更高了,他還是首次見到這么美的人類,感覺可以和公主殿下PK了。

    正往前走的凱恩忽然停下,然后再兩人的注視中放了個屁。

    “bu~”

    放完屁后,凱恩繼續往前走,他神色如常沒覺得不好意思,放個屁而已又不是拉褲子,再正常不過的事了,可能最近腸胃有點不好吧。

    正主一臉無所謂,男精靈卻跟吃了屎一樣難受,在他看來這是對美的褻瀆。

    放屁就不能輕點嗎?讓它隨風而逝不好嗎?非要整的人盡皆知?

    “白瞎了這副好皮囊,鐵定又是個莽夫,果然最美麗的星辰永遠只有一顆。”

    在男精靈思緒飄飛中,三人相對已不過五米,這是個絕佳的動手距離,凱恩可以瞬間擰掉他們的腦袋,兩個黃金殺之如宰雞。

    當然凱恩是不會這么做的,他腦子又沒毛病。

    “你們是從永吉拉過來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我是胡迪酒吧的調酒師寧小琳,他是我朋友提奧。”

    調酒師做了個自我介紹,聽名字就知道,她是秦川的后人,當初的逃亡者后代之一。

    “凱恩。”報上自己的大名,凱恩上下大量著調酒師,就在男精靈即將炸毛時他又問道:“聽說過喬安娜圣堂嗎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調酒師的肌肉瞬間繃緊,猶如即將發動突襲的豹子,這般變化瞞不過男精靈,他臉上的警惕立馬轉為敵意,緩慢發光的寶石手環就是最好證明。

    “別緊張,我不是你們的敵人,只是隨口問問罷了。另外我這里有個不幸的消息,免費送給你吧,苦修士們…已經死完了。”

    凱恩的話如晴天霹靂,驚的調酒師大腦一片空白,她生活的永吉拉小城離雪山不算太遠,每年的夏季最后一天,像她這樣的職業者,都會去圣堂祭拜先祖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隆德爾你認識嗎?一個滿臉胡茬的油膩胖子,他說是那位主教的大哥動的手,一個會變成眼珠的小矮子。他欠我一樣東西,如果你們能找到他,麻煩幫我傳句話可以嗎?”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达人2经典版1.2.5 今期三肖必中特 捕鱼来了直播 棋牌游戏多账号刷分? 加拿大快乐8号是不是合法的 天天捕鱼棋牌 湖南幸运赛车考试题 北京快乐8在哪可买 大智慧股票在线 30选5玩法 二人血流麻将下载 安徽省11选五开奖结果 香车美女捕鱼机 至尊棋牌太假了 天天彩选4中奖规则 在线股票大盘 永久平肖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