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無為碌 > 第二百十五章 大喜之節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qtkvjf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十月,子襲迎來了難得的喜事。

    第一,愫后誕下龍子,為政王第一個孩子,亦是第一個兒子,立即立為太子。

    第二,原平公主與寧澤清將軍定親,擇日完婚。

    即使是在眼前邊界各國情形不甚明朗的情況下,百姓們也有些歡喜起來。

    子襲有了繼承人是一喜,為國征戰多年的原平公主終于定下親事,后半生有所依托,也是一喜。

    朝中眾臣連連賀喜,滿堂歡慶,道喜的話不知說了多少遍。

    這兩個都是不成親的刺頭,上府門拉親的不知有多少,被拒的也不在少數。

    現在這兩個難成的人定在了一起,也頗有些隔世之感。

    可對于當事的這二人,體會卻十分不同。

    眼看著宮里滿滿爬上了紅色的喜慶之色,時望不知道是應該怎么笑才是對的。

    寧澤清當時之言,不過是為她掩飾,可演變到如今這般,雖說是她心中之好,卻終究難安了些。

    那日殿上,聽到王兄親自頒下的詔意,時望歡喜看向一旁時,見到的仍是寧澤清微擰的眉頭。

    如入三尺之寒。

    “謝陛下。”

    當寧澤清接下旨意時,時望心中不知是苦是甜,跟著他一起磕了個響頭。

    此后君在何處,奴便在何處。

    縱使是為情勢所迫,時望仍對此懷有希望。

    只要能在一處,她便高興了。

    寧澤清雖看不清楚,可眼前彌漫起淡淡的鮮紅之色,也知曉府中是在為他準備大喜之事。

    不知嘴角的弧線該怎么彎才是正確的,寧澤清只是面無表情。

    愫后產是很是艱難,生了一天一夜,喉嚨不知嘶喊了多久,多次昏睡過去,最后筋疲力盡了,才將胎兒生下。

    聽見是兒子后,又滿意睡去。

    此自誕下龍子之后,在月中頗有些得志之感,政王也對她多為關心,命人將最好的滋補湯藥送到她宮里。

    這段時間內,愫后不必外出去任何一宮中拜見請安。

    “多謝陛下好意,如此體諒我們母子,還將毅兒立為太子。”產后有些虛弱的愫后在政王懷里謝恩道。

    她雖甚是嬌弱,在政王眼中卻是柔美異常。

    “是本王該多謝你才是,將這么個大胖小子送給了我。”

    愫后抿嘴微笑。

    “你這次生子甚是兇險,帶毅兒長大頗費心力,你不必事事都參與。”

    愫后只當政王是體諒她,只是微笑點頭,并不深究。

    可等她出了月子,卻發現事實仍在她的掌控之外。

    “我的孩子呢,奶娘都好幾天沒將太子抱來給我看了。”愫后有些怒氣,對著侍女們甚是惱火。

    “太子……太子在桑平公主那里……”侍女們小心翼翼說道。

    愫后有些驚訝,壓制著問道:“為何將太子抱去了桑平公主那邊?是她親自來的嗎?”

    侍女們面面相覷,回道:“是陛下吩咐的。說娘娘生子疲累,要多修養一陣,所以,交給桑平公主去帶了。”

    這個說辭愫后還算滿意,就打算讓桑平公主再多抱幾日,定會將孩子送回來。

    她還有把柄握在桑平公主手里,自然不敢太過分,心中對她亦有些生怵。

    可過了幾日,仍不見桑平公主有將孩子還回來的意思。

    愫后坐不住了,就算會得罪于原平公主,也親自去她宮中接人。

    不想,政王也在桑平公主宮里,兩個人抱著毅兒,笑著逗她,十分開心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愫后也來了,快來看看太子。”政王沖著她招手道。

    愫后自然高興,便往兩人那處走去。

    “姑母抱累了,讓我來抱抱吧。”愫后言辭中有些謹慎,不愿因此得罪桑平公主。

    桑平公主猶豫了一會兒,還是將孩子遞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想,愫后剛接過孩子,孩子便哭鬧了起來,手腳亂掙扎著,聲音吼得震天響。

    愫后一時間手足無措,不知該怎么辦是好。

    自生下太子之后,愫后在床上坐月子,都是乳娘抱著的,而等她稍微恢復一些,太子便已經在桑平公主這處了。

    她哪里會知道該怎么抱孩子啊。

    桑平公主最見不得孩子啼哭了,忙又將孩子抱回自己著,輕聲哄著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不大會,還是讓姑母抱著吧,左右你的身子也沒怎么調理好,也該多休息一段時間。”

    愫后還能怎么說,只好應下“是”,眼看著桑平公主將自己的孩子抱在懷里,盡情哄著,自己卻沾不了半分。

    “上月軍備之用為何多了有兩成?不知是用在了何處?”

    財部報告說:“是因派往邊界的將士多了許多,這些調度的費用占了大頭,再加上將士們來返的路途遠,也比以往稍多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政王思索著:“那這可包含了公主大婚的預算?”

    “并未。”

    政王有些煩,道:“那下月預算如何?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雖還未及計算,不過,大抵是要多一倍了。陛下你曾說過,這是子襲大事,不可馬虎,那些裝飾和陪嫁,都要算最好的。這樣一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黛后前兩天還跟我說呢,太子出世,公主大婚,這兩件事在宮里的開支亦是大頭,超出了她所能掌管的權力之外,來向我討要錢財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可是國庫……”

    政王揮手道:“倒也沒你想的那么嚴重,只是近日不論是朝中還是軍隊,開支比以往都大得多,若是不稍加重視一些,怕此后難以周轉。”

    “那陛下認為,是否需要將這些事的開支削減一些?”

    “這倒不必,國庫雖近年來有些減少,倒也不必因此刻意削減。更何況,璉國還可對我國有些財務的支援,也不必這么為難。”

    財部點頭稱是,便將此事帶了過去,繼續下面的議程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這般順利又喜慶的氛圍,好似事情本就該這么順利下去,背后的那些陰翳都是不在人前現身的。

    所有的喜悅,都被人希冀著會延續下去,此后的那些不堪和瑣碎,不會被人知曉和看見,而那些辛酸,也不會說出來,讓眾人知曉。

    就這么一直喜慶下去吧,所有人都這么想著。好似這樣就會讓他們忘記背后的煩憂與困擾、能讓人從中稍稍抽身,暫時遺忘。

    頂點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达人2经典版1.2.5 南通股票期货配资 山东体育彩票十一选五爱彩乐 快乐8开奖号码 福建体彩36选7中5个号多少钱 河北11选五全部开奖结果 在线博彩 股票哪个证券开户好 广西快三助手下载 中国赌博合法网站 青海快3今天开 新三板查询股票代码 上海11选5几点开始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 海南飞鱼游戏规则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查询果 3d预测号最准确专家预测号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