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夜夜來敲門:妖孽男友晚上約 > 第17章吸血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qtkvjf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還有,這衣來伸手,飯來張口的日子,是不是說,我從此以后就脫貧致富了?

    不愁吃和穿,還能享受這么好的別墅,當然是我巴不得的事,可是,誰能告訴我,這所有的一切不用我付出?

    我琢磨著剛才那個夢,只要想起夢中的小琴,我這心便隱隱作痛,就象那段經歷發生在自己身上,回頭一想,我十三、四歲的時候,還在念初中呢!

    天際邊泛起了一層層紅暈,美麗的晚霞映紅了半邊天,那橙黃色的光柱透過云層,就象長絲帶飄在空中,使天空變得豐富多彩。

    金色的霞光,無論是色彩還是形狀,一直都在變,猶如天幕拉開。天邊飛來一架‘灰機’,在天空留下了一道白色的弧線,我卻被這迷人的景象陶醉了。

    夕陽無限好,只是近黃昏。雖然這句話夠老套的了,而此時的天空正被黑云一塊一塊的吞沒,越過了黃昏,黑暗即將來臨,你們都準備好了嗎?

    我抬頭看上面,突然看到一張發青的臉,那烏黑的長發垂落,一身黑色套頭的外袍包裹著一個人,那人正是千尋,只見他倒掛在樹上。

    他從上面跳下來,穩穩的站在我面前,嚇得我后退幾步,要不是認識他,我這會又得發出高分貝的尖叫了。

    “嗨,千萬別叫,叫醒了管家婆,我可沒辦法帶你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管家婆?”我回頭看,美女管家竟然躺地上了:“你能帶我出去?”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千尋牛逼的抹了一把鼻子雙手抱住自已,一臉傲驕的說道:“求我。”

    “哈,求你了千尋大哥,只要你能帶我出去,我準帶你去人間天堂。”感覺節操掉一地了,現在沒空撿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千尋話音剛落,他一掀身上的黑色長袍包住我:“別出聲,一會就好。”

    有虞凡羽帶我進入時空碎片的那段經歷,千尋怎樣帶我出去,我并不好奇,因為,他們在我心里根本就不是正常人,或者說他們根本就不是人。

    當然,前提是他們對我沒有惡意,至于他們為什么對我好,或許只有用時間來解答了,為了把‘今朝有酒今朝醉’的這句話,更好的發揮出來,我帶千尋來到一家最火,最大的酒吧。

    上面有個舞場,兩個穿著暴露的女郎,他們跳起了現在最流行,最火熱,最性感的鋼管舞,下面是一群近似于瘋狂的人,為了能更好的發泄心中的不滿,他們盡情的甩動著脖子上的腦袋,有的手牽著手,有的抱成團。

    來這里的人感覺特壓抑,痛苦的心情又無處訴說,想甩掉一切煩憂,甩掉一切痛苦,明天起來還是穿著工作服,回到各自的工作崗位,付出辛苦,付出汗水,付出勞動去掙錢。

    每個人的生活都是在反反復復中度過,有錢人去尋求高尚的娛樂,沒錢人只有尋求這短暫的刺激,來安撫自己不崩潰,不妥協,時刻又要叮囑自己堅強起來。

    但是,能在這紙醉金迷的世界里走出來的人,并不多,反而沉淪其中的占多數,也算上我一個吧!

    “小靜靜,這就是你說的好地方,太吵了。”千尋不太喜歡吵鬧。

    我舉起杯中的酒沖千尋說道:“這里的香煙美酒,還有靚女隨你挑,我請客,你買單哦!”

    千尋驚訝的看著溫靜連喝了三大杯的啤酒:“看不出來你還是個酒鬼?”

    我站起來拍拍胸脯:“酒鬼算個屁,看我的。”

    沖進瘋狂亂舞的人群,我撒了歡的跳起來,甩甩頭,跺跺腳,放松再放松,身體隨著DJ在搖擺,心情跟著震天響的節奏在釋放。

    千尋目瞪口呆的看著人群里那一抹瘦小的身影,甩動著長馬尾,身體的節奏感非常強,瘋狂的跳起來,就象個渾身帶刺的刺猬,只能遠觀,不敢碰觸。

    他什么時候變得這么人性化了?這不是他的風格啊?千尋喝了杯中的酒走進人群之中,面前自動閃開了一條路,只有一個閉著眼睛亂舞的女孩擋在前面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向這個穿著奇怪的人,一件套頭黑色長袍的高大男人,一張瓜子臉上的雙眸似乎含笑,那高挺的鼻子仿佛在抽動,仔細一聽,他那呼吸的聲音偏大了點。

    人類的血可真香,他能把這些人的血全都吸干嗎?渴望是一種很奇怪東西,它能在你的體內發酵,直到最后控制你,千尋能聽到自己吞下唾沫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小靜靜,再不走,我忍不住了。”千尋一把抓住瘋狂亂舞的溫靜。

    我掙開千尋的手,睜開眼睛看到他整張臉由青轉變到黑,嚇得我拉著他就往外面跑。

    “你沒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沒事?才怪呢?”千尋按捺不住身體里的需要,他重重的吸了吸鼻子:“我需血,人類的鮮血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我傻了眼,差點轉身就跑:“你這是什么怪病?”

    “快,給我一點血。”千尋很久沒來人類住的地方,突然聞到這么多的新鮮血液,他管不住自己的需求。

    我腦子里面跳出吸血僵尸,看他胳膊腿的并不是僵硬,又看他十分痛苦的抱住自己發抖的身體,我就不忍心了。

    伸出右手的食指放進嘴里咬一下,好疼,再看手指,皮都沒破,而千尋已經蹲在地上顫抖起來,那樣子仿佛隱忍了好久。

    我就一賤命,當真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,算了,右手的食指放進嘴里狠心一咬,破了,只是擠了好半天,才有那么一點點血。

    “給你,血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,真的給我血?”千尋咽了一口唾沫看向蹲下來的溫靜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我這手指都咬破了,難道還有假?

    千尋感激的看著她,輕輕吸了一口她那香甜的血,他就象一個饑餓中的孩子,吸食母親的奶水,吸一口就放不開了。

    她是純陰女,她的血可以助他練功,也正是他一直以來尋找的目標,只是這次他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可是,這么一個善良,可愛,還有點大膽奔放的女孩,他是沒有遇到過的。

    如果有一天,她真的變成一條黃金大蟒蛇,那他是不是失去了一個好玩的東西?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达人2经典版1.2.5 秒速快三分析计划下一期开奖 江西多乐彩号码参考 k线图入门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牛 北京pk10预测单双公式 北京快乐8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湖北快3走势图今天 福彩3d和值尾速查走势图 股票融资余额是什么意思啊 白小姐一肖精选中特网 股票分析网站哪个好 排列三开奖视频直播 新疆十一选五 福建快3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吉林十一选五今天开奖号 澳洲幸运10开奖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