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青玄龜甲 > 第十二章 煉神可期辟奇徑 危難即臨覓生機

第十二章 煉神可期辟奇徑 危難即臨覓生機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qtkvjf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初次嘗試意念停留在心臟,端木昊陽受到創傷并沒有令他放棄。他又再次開始分析藏神功法,“致虛極,守靜篤;多念并作,吾當以觀復。”

    上一次修煉想讓意念留存于心臟,自己的做法過于倉促,憑借想當然的直接切斷意念,可謂武斷至極,功法著重強調修煉神識保持意念虛寂、靜止,自己一點都沒有做到,此種盲目做法怎么可能不失敗。

    待身體恢復到最佳狀態,端木昊陽重新分出一股比第一次還弱小的意念探入心臟,讓意念保持虛寂和靜止到極致,才小心翼翼的切斷意念的連接,將神識收回腦部。雖然頭腦眩暈,但卻比上一次好了許多,意念沒有消散,仍舊停留在心臟。

    經過靈體衍生決改造過的心臟,包裹著意念,似乎在彼此滲透,意念卻沒有滲出心臟,只是在內部飄蕩。端木昊陽沒有敢再做其他,唯有靜靜體會,那一小股意念漸漸的穩定,被靈氣包裹著安靜的漂浮在心臟當中。

    發現意念穩定后,他才全心的恢復自己神識,彌補留存在心臟處意念的損失。

    神識的恢復除了藥物補充,只能通過靜坐休息。就這樣靈體衍生決避開心臟,自動運轉,三天后端木昊陽的神識完全恢復,他又分出一股意念探入心臟,與留存的意念連接,過程出乎尋常的順利,兩股意念一接觸,端木昊陽明顯感覺到自己神識比以往修煉增加得要多,將意念完全收回腦部,融合所有意念,他感覺到自己的意念仿佛被一層極薄的膜包裹著,成了單獨的一個空間,這層膜好像隨時都能破散,弱得可憐。

    端木昊陽沒有遲疑,再次分出一股意念,探入心臟,整個過程與上次相同,意念沒有消散,懸浮在心臟內部,他便開始恢復神識,這次經過四天才將神識收回腦部,神識增加的程度與上一次類似,只是包裹神識的薄膜沒有察覺到變化。

    端木昊陽內心充滿喜悅,看來這才是藏神正確的修煉方法。

    他把神識探出體表,發現能夠看清楚更厚的衣物組織,貼身佩戴的項鏈也能看清一部分,如果朝一個方向查看,較小的掛飾能夠完全看清,這也讓端木昊陽明白神識修煉的好處,只要自己努力修煉,一定能夠進入煉神期,等出了古塔,把自己的經驗再告訴父親,父親很快就是煉神期的修煉者,達到煉神期進入古塔第二層,修煉的一定能夠更快。

    當神識想要探查他經常撫摸的灰黑色掛飾時,神識竟然無法深入一絲,試了幾次均告失敗,端木昊陽感到無可奈何,只能放棄,心里卻對它起了重視,以后找機會要仔細研究一番。

    重新收回神識,分出一股極小的意念向肝臟探去,切斷意念聯系后,沒有一刻停留便消散,因此端木昊陽再次神識受創,只能慢慢恢復。包括身體其他部位,他又嘗試了幾次,均告失敗,接近半個月的時間都在恢復神識受到的創傷。

    最后端木昊陽只好分出神識,專心通過心臟修煉神識,乏味的修煉時間過得很快,眨眼一個多月的時間過去,他的神識已經能夠探出身體十公分,單獨朝一個方向能夠探出二十公分,那層薄膜變得比開始堅韌了一點。

    第二次進入古塔,前后三個多月的時間,端木昊陽沒有什么感覺就過去了。因為擔心部落的情況,即使不想離開古塔,也要到外面去看看,自己是部落的一份子,還是首領的兒子,一味的修煉容易引起族人的反感,更何況現在部落正遭到威脅,收拾了一下修煉室東西,把食物殘渣和骨頭裝入獸皮袋,他便出了古塔。

    此時正是上午,族人們的情緒很低落,少了平時的歡聲笑語,相互打招呼都少了熱情。端木昊陽在回家的路上還遇到了幾個受傷的族人,身上包扎著多處傷口。部落圍墻上的護衛各個軀干挺拔,保持著警戒的神態,部分族人結隊在巡邏,似乎準備應對隨時可能爆發的攻擊。

    部落內的情況已經說明了一切,季氏部落的報復越來越嚴重,族人們的生活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劫難。端木昊陽疾步返回家里,想向父親詳細了解部落危機到了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端木一刀最近已經不再外出,總是在前院部落議事的地方處理組內各種事物,被不斷而來的麻煩弄得焦頭亂額。

    見到端木昊陽從古塔出來,即便修為有所提升,但修煉的時間有限,不會有什么大的改變,他并沒有一絲高興,部落當前的處境壞到了極點,已經開始安排后路,想辦法讓族人逃出部落,不被滅族就是萬幸。

    “父親,部落現在情況應該很糟糕了,難道就不能找到一點生機嗎?”

    “季氏部落和姜氏部落聯合覬覦端木部落的古塔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,這次他們不達目的絕不會罷休,季陌手臂被斬只是一個借口。部落周圍有許多季氏和姜氏部落巡查小隊,凡是發現端木部落的人直接擊殺,族人根本無法外出。根據得到的消息,不答應他們被吞并部落的條件,隨時都有可能進攻駐地。”

    曾經季氏部落就想過將端木部落并入自己的部落,徹底獲得端木部落的一切。

    可作為一個長久傳承下來的部落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屈服的,端木部落自然不會同意,就這樣一直堅持著。季氏部落不斷強大,更加肆無忌憚的欺凌端木部落。

    端木一刀能把部落維持到現在花了不少的心思,與一些小部落聯合,而且很多事情都在隱忍和退讓,這次季氏部落針對端木部落,令整個部落徹底跌入谷底,達成聯合的部落分崩離析,想要給部落留下火種的退路都難。

    “他們的條件就是徹底吞并端木部落,得到古塔擁有權,族人淪為他們的奴隸吧?”

    端木一刀心里憤恨:“想要得到端木部落的古塔絕無可能,部落一旦被攻破,寧可毀了古塔,也不會留給季氏和姜氏!”

    端木昊陽望著父親充滿無奈和憤怒的表情,“父親,我的修為已經達到煉體巔峰,對藏神功法也有了一些新的感悟,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自保,有什么事情就安排我去做吧!”

    “部落的長輩和管理內部事務的人準備讓一部分人逃出駐地,可以暫時加入其它部落,也可以另尋駐地。”

    端木一刀低頭考慮了一下,“季氏部落此次強勢針對我們,一般的部落沒有哪個愿意得罪如日中天的勢力,你潛伏出部落,到左丘部落試一試,他們只要同意接應逃出去的族人就可以。兩年前,左丘玉兒在狩獵中重傷不治,被我遇到,將部落內一株萬年木靈芝送給了左丘部落的首領左丘凌,救了左丘玉兒一命,后來左丘凌帶著女兒來部落感謝,你們兄妹二人還和左丘玉兒相處了幾天。就是從那時候開始,兩個部落間彼此相互幫助,經常有交往,當前只有希望他們能夠伸出援手了。”

    端木一刀不知道,其實相處的那幾天,端木昊陽和左丘玉兒的關系相當的好,左丘玉兒開朗大方,對端木昊陽暗暗產生了特殊的情愫。

    只不過那時的端木昊陽不懂,兩年過去了,回憶起左丘玉兒相處的時間,才有一點明白,和自己同齡的小女孩兒竟然比他成熟的早。端木昊陽從來沒有想過成親的問題,自然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遵照父親的安排,他當即起身朝后院而去,看到妹妹情緒低落地坐在巨樹上的巢**,也沒有打招呼,直接騎坐著隱光豹,離開了首領的院落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达人2经典版1.2.5 十一选五前三组万能码 sg飞艇计划 股票软件怎么看 下载app腾讯分分彩 临沂期货配资公司 甘肃11选5遗漏号码查询 我要一个赚钱的网站 体彩青海11选5开奖结果 大乐透玩法说明 河北福彩排列七走势图 包胆是什么意思 现在能做基金配资业务的银行 睿新配资 怎么买股票入门 2020038期福彩3d图谜专区 黑龙江22选五走势图带连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