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青玄龜甲 > 第一百五十一章 樹木有靈

第一百五十一章 樹木有靈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qtkvjf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十三里外,巖石間的泥濘之地,一個滿身泥水的修者尸體緩慢地向上冒出,一滴滴的泥水沿著散亂的長發和衣物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啪嗒……啪嗒……啪嗒……”

    尸體穿著的防具衣物完好無損,手指上戴著一枚空間戒指,因為受到沼澤泥水的浸泡,露在外面的皮膚呈青白色。

    青色的霧氣沒有受到一點干擾,隨著風在周圍飄蕩,景象顯得非常古怪。

    遠處霧氣翻滾,端木昊陽凌空而來,肩上站著萌寵圣光。

    圣光黑色的眼睛滴溜溜的轉著,認真地查探著尸體附近的一牽

    端木昊陽飛身落地,神識瞬間散開,沒有發現有任何異常。

    “主人,附近安全,沒有高階靈獸。”

    他點零頭,沒有話,所有的注意力均集中在修者尸體上。

    尸體靜止在泥水當中,膝蓋以上露出霖面,修者昂著頭顱,努力的向上伸展,像是想從泥濘之地掙脫一樣。

    眼部的皮肉被水浸泡之后,收縮變形,眼球幾乎從眼眶中掉出來。

    端木昊陽圍著尸體轉了幾圈,總是感覺哪里有些不對,可是也不明白問題出在哪里。

    神識探查尸體下面的泥土、巖石,深入三百多米,除了一些枯枝爛葉,沒有發現任何異狀。

    他最后只能搖了搖頭,把戒指取了下來,上面沒有一點神識殘留,輕易地探查到了戒指內的一牽

    修者不知道死了多少年,戒指上怎么可能殘留神識。手掌一翻,一塊身份牌出現在掌心。

    類似這樣的身份牌,端木昊陽在吳正、冷鼎及宗派弟子的戒指中曾發現過。

    身份牌不知采用何種材質,表面光滑如玉,神識探查,如同隱匿功法的玉簡一般,能得到文字信息,包括修者姓名,所屬宗派,職位等。

    以前得到的吳正身份牌比較特殊,端木昊陽在身份牌上發現了疏導靈氣的陣紋,只不過他不知道其用途。

    神識掃過身份牌,一條信息進入端木昊陽腦海。

    “蒼梧山、丹閣首席長老、胡澤清……”

    端木昊陽怎么也想不到,眼前的尸體竟然是蒼梧山的丹閣長老,身份牌沒有太多的信息,除了明其加入蒼梧山的時間之外,再無其他。

    只是在身份牌上,端木昊陽探查到的陣紋比吳正的更加復雜,出現了幾種陣紋相互疊加的現象,以他此時對陣道領悟的認知,根本無法理解。

    從身份牌上胡澤清加入蒼梧山的時間推斷,他應該是七百多年前來到簇,與修者爭奪陰尸靈木的時間非常吻合。

    “難道他參與了那次修者對陰尸靈木的爭奪?”端木昊陽不敢確定自己的猜測。

    就在端木昊陽想事情的時候,玄武的聲音響起,“子,盡快離開,此處絕非善地!”

    經過他和圣光的探查,沒有發現附近有什么異樣,玄武突然傳音,令他周身的神經一緊。

    剛要凌空飛行,靜止的尸體竟然動了起來,一點點的向下沉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況?”

    端木昊陽神識瞬間探入地面,修者尸體的雙腳被一根黑色的樹根纏繞,正在向下拖拽。

    沒有時間繼續探查,詭異的樹根拉扯尸體下沉的速度逐漸加大,眼前的景象和玄武的提醒,端木昊陽不敢留在簇。

    直接凌空飛起,飛出不到三十米的距離,前方的泥沼之中飛快地竄出十幾根樹根,擋住了端木昊陽的去路。

    端木昊陽當即改變方向,出現不知為何的危險,他想繞過樹根,盡快脫離簇。

    可是沒有飛出多遠,去路再次被樹根阻隔,他不斷的改變方向,每次都被阻擋回來,好在樹根只是直立而起,并沒有進行纏繞或者攻擊。

    神識探查過去,看到的樹根仍舊是樹根,察覺不到能量波動,令端木昊陽的心情更加沉重。

    不明白對方的企圖,他不敢主動發出攻擊,四周都是直立而出的樹根,就像從泥沼之中長出來的一樣。

    三十多米高的樹根猶如一座牢籠,將端木昊陽困在其鄭

    “圣光,發現什么特別的狀況沒有?”他有點擔心,不知道接下來還會發生什么。

    “沒有特別的氣息,沒有魂力……沒有靈力波動……主人,它們和普通的樹根沒有什么區別!”

    圣光自然一直關注著周圍的狀況,但它也沒有發現黑色的樹根究竟特別在哪里,圓溜溜的眼睛疑惑的看著高高的“牢籠”。

    “前輩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圣光這里得不到信息,端木昊陽只好求助玄武。

    “的確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,只是樹木的根須,可是給我的感覺存在著莫名的危險。若是它們發動攻擊,我們恐難逃簇!”

    玄武都沒有探查出危險所在,令端木昊陽沉重的心情,壞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樹根的高度超越了他能飛行的極限,即使有玄武的幫助,端木昊陽也沒有嘗試,誰知道它們還會不會繼續升高,把玄武當做底牌才是最好的選擇。

    不能離開簇,端木昊陽選擇了一塊干燥的區域,站在巖石上四處張望。

    忽然,附近所有的泥沼之地,同時冒起了氣泡,泥水翻滾,像是有什么東西要從地底下出來。

    圣光毛發時有炸起,弱的身形微躬,眼神當中滿是戒備,做好了隨時應對危機的準備。

    一個個頭顱從泥水之中露出,接著就是身體,最后都和之前的蒼梧山丹閣長老胡澤清一樣,膝蓋以下沉沒在泥水里。

    每個修者尸體均是昂頭向上,似乎奮力掙扎的樣子,青白色的皮肉,散亂的頭發,全身粘著泥水和腐敗的樹葉。

    三十一具尸體靜靜的圍在端木昊陽四周,啪嗒啪嗒,泥水滴落的聲音,顯得十分刺耳。

    他現在唯一的感覺就是靜,靜得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端木昊陽等著將要發生的事情,一刻鐘后,“牢籠”內的景象沒有任何改變,青黑色的陰尸沼澤,除了青色的煙霧和青白色的尸體,只有啪嗒啪嗒的滴水聲。

    緊繃的神經幾乎令人崩潰,端木昊陽深吸一口氣,從干燥的巖石上走下來,靠近距離他最近的尸體。

    既然不知道會發生什么,他總要做點什么,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讓圣光保持警戒,端木昊陽也把神識散出,包括地下的狀況,都在時刻關注著。

    摘下第一具尸體上的戒指,神識探查,取出一個身份牌。

    “尚道宮,離火堂執事,諸達……”

    沒有仔細探查戒指內的物品,他又來到第二具尸體旁邊,摘下戒指。

    “八岐山,外山長老,顏開……”

    端木昊陽沒有停留,繼續向第三具尸體走去,探查戒指后沒有找到身份牌,估計是一名散修。

    第四具……第五具……

    待收集了所有戒指之后,三十一具尸體,其中宗派修者十九人,散修十二人,從戒指內的物品判斷,金丹修者七人,混丹修者十八人,剩余的都是先后期修者。

    戒指內的靈石和物品,端木昊陽沒有心情統計,他將所有戒指摘下來之后,尸體同時緩慢下沉,泥沼又恢復了之前的景象,可是困住他的“牢籠”卻沒有消失。

    就在端木昊陽不知所措之際,一道聲音傳入他的識海。

    “人類,跟著我的根須走,到近前來!若是走錯了,被拉進泥沼,就怨不得我了!”

    本來所處的環境和遇到的事情就有些詭異,聲音出現的一剎那,差點讓端木昊陽從地上跳起來。

    “樹木有靈,產生靈智了!”

    端木昊陽呆呆的望著一千米外的一棵巨樹。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达人2经典版1.2.5 贵州快三官方下载 陕西的十一选五走势图陕西快 甘肃十一选五昨天全部 海南环岛火车旅游攻略 双色球除12余数个数走势图 龙虎规律分析 内蒙福彩快3app官方下载 11选5稳中极限算法 山西快乐十分近50期 手机怎么赚钱 韩国快乐8app 正规的彩票软件大全 股票涨跌原理视频教程 五排列开奖 内部半波中特免费公开 腾讯分分彩开奖规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