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青玄龜甲 > 第二百四十九章 洞府遺跡的猜測

第二百四十九章 洞府遺跡的猜測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qtkvjf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既然修者們放棄抵抗,讓他們付出一些代價,任其離去即可。

    六名修者知道,他們遇到了一個不可超越的存在,得以活命,已算萬幸。

    紛紛取下空間戒指和手中握著的武器,規規矩矩地放到了一起,由一人送到了落塵面前。

    “好,還算懂事!武器拿回去,有了它們,在秘境中,你們還有一爭之力!”

    修者們聞言,猶如劫后余生一般,面帶欣喜。

    每個人拿起自己的武器,掠地而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,再多來點人追殺你吧!僅是一次,他們送來了多少資源……”

    待修者離開后,落塵將已經身死的修者物品收起,又粗略地探查了一下空間戒指,神情格外的興奮。

    將所有戒指放到端木昊陽面前,忍不住內心的激動,唆使端木昊陽當魚餌,釣魚!

    “殺孽太重,對修行不利,我可不想渡劫的時候,被雷霹個沒完沒了!”

    端木昊陽神識一掃,落塵的手中竟然放著三十七枚戒指,各取七枚,送到了孟心蕊和徐成化的手中,自己又拿起了三枚,剩下二十枚暫由落塵保管,可以分配給另外十名修者。

    孟心蕊和徐成化也沒什么客氣的,直接收起戒指,放入懷里或者腰間的置物袋鄭

    “端木道友,你的實力簡直深不可測,剛才都把我老徐看傻了!”

    “只是在交手的時候,功法領悟略有提升,突破之際方才擊殺了數人!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先后期的修者啊!僅是在剎那之間,他們如同武者面對修者一般,任人宰割……”徐成化邊邊感到脊背發涼,若是他與端木昊陽交手,局面與死掉的修者不會存在任何差異。

    “待在的羔羊啊!”隨后,徐成化忍不住低聲沉吟,想到之前的場景,仍舊被震撼著。

    “公子厲害的地方很多呢,徐道友見到的僅是冰山一角。”

    “外有,人外有人,修行沒有止境,誰敢能擁有絕對的實力呢?

    ……走吧,少在一旁吹噓!抓緊趕路,否則打探消息的隊成員想找我們都找不到!”

    端木昊陽知道,對于世界,對于地,他不知道的東西太多,擁有相當于兩世的記憶,他從一個世界來到了另一個世界,而且對過程也有一些了解。

    但這些是怎么做到的呢?什么規則?什么術法或者神通才能做到這些?

    他都不知道,未知的東西太多,修行的道路還有很長很長。

    甚至認為,現在的自己連一個螻蟻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因此,僅是這的勝利,對他而言,一點意義都沒櫻

    如果一定要這場勝利的價值,就是獲得了更多計分和修煉資源,能夠讓他順利的成為蒼梧山弟子。

    將六星掩月陣的陣紋材料和陣盤等收起,四人向遠處走去。

    且被端木昊陽放過的田丹通,沿途心中不斷地咒罵,不僅因為端木昊陽,還有云正初。

    端木昊陽實力如此強大,在他認識和知道的修者中沒有誰是端木昊陽的對手,即使聯合再多的人,也不可能把端木昊陽怎么樣。

    那等速度和身法,完全凌駕在先修者之上。

    以田丹通的認知,端木昊陽的速度,已經達到了混丹中期修者的水準,甚至比那還要更快一籌。

    再加上端木昊陽能夠在神識中隱匿身形,在戰斗中,對手憑借視力,捕捉他的身影和蹤跡,做不出正確的判斷和預估,攻擊和防御畏首畏尾。

    并且端木昊陽戰技嫻熟,劍法凌厲、飄逸,時而力量、時而劍速飆升、時而劍速慢的像是停止了一般,讓對手防不勝防,難以應對。

    “該死的云正初,敢拿我當炮灰……你我雖然相識,這次也必須補償我的損失,否則絕不會善罷甘休!”田丹通怒目圓睜,低吼著,掠地而行,沿著探查路線,一路疾馳。

    參加招選考耗修者,發現氣急敗壞的田丹通,身上連一個空間戒指都沒有,也不上前招惹,遠遠地避開。

    時不時的還會被遇到的修者嘲笑,田丹通的心里愈加郁悶。

    “看,又一個修者被搶了!咦,還是后期修者……”

    “初選考核即將結束,不組隊,一人獨行,到出口處也會被搶,早被搶和晚被搶,都一樣!”

    “哎,那個人,要不你過來,和我們一起,怎么也是后期修者,加入我們,幫我們再搶奪幾個隊,也分你一杯羹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田丹通這個氣啊,若是云正初真的不做出足夠的賠償,他想加入蒼梧山算是無望了。

    “端木昊陽……還有云正初,離開秘境,我一定讓你們好看!啊……”

    田丹通幾乎要瘋了,他原本憑著獲得的資源,完成初選考核絕對沒有問題,可是因為想要得到淬體丹,現在一切都沒有了,平白讓端木昊陽占了便宜。

    還有他多年積攢的修煉資源,可知他的戒指內,突破混丹期的輔助丹藥就有好幾種,而且都是沒有什么副作用的。

    田丹通,越想越氣,對端木昊陽和云正初的恨意直線躥升,而且他更恨云正初。

    若不是云正初不了解清楚端木昊陽的實力,還一再拿各種資源和寶物刺激他,他怎么可能找端木昊陽的麻煩?

    “云正初,你個懦夫,自己的女人和別人跑了,都不敢親自出面,只會在后面做點動作,活該!”

    田丹通真的要瘋了,不僅成為蒼梧山弟子的夢破碎,而且原本憑借手里的丹藥,用不了多久,就能成為混丹修者,現在一切都是未知之數。

    端木昊陽自然不會知道田丹通離開之后,心理竟遭受了這般折磨。

    一后,他們四人盤膝坐在巖石上,十名修者圍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公子,從先后探聽到的消息猜測,我們路過那座帶有孔洞的山體,其下面就是虬崗得到的第二座洞府,而截止到目前沒有人發現第三座遺跡。

    但有一條消息,奴家覺得可疑……七前,曾有一個隊,遭遇五階靈獸青冥狼,因為不敵,逃到一處湖泊后,失去了蹤影,再也沒有人見過那隊修者。”

    “這條消息應該還有其他人知道,你的湖泊沒有人前往探查嗎?”端木昊陽知道落塵的消息,與之類似的消息有好幾個,很難確定哪一個值得花費心思。

    “公子,奴家可不是憑空猜測的哦,有人探查過,可在湖泊處沒有發現任何有價值的線索!

    前往的修者,將湖泊附近的山脈一一探查,修者活動的一點蹤跡的都沒有找到,最終他們不得不放棄!

    可是有人曾經登上湖泊中心的島,在上面發現了一座倒塌的涼亭……”

    “修者們探查了多次,都沒有獲取一點有價值的信息,僅憑一座涼亭,也不能明什么!”

    孟心蕊等著一臉篤定神情的徐成化完,接著道,“徐道友,若是僅憑一座涼亭的確不能明問題,可是落姐姐也了,湖泊附近的山脈被修者探查后,一無所獲!”

    在一旁聽著的端木昊陽,忽然眼睛一亮,看向孟心蕊和落塵。

    “公子明白了!”

    “我們能夠想到,修者們在其他地方探查無果后,也能想到,看來我們要抓緊時間了,不定這次要正面爭奪了!”

    端木昊陽沒有詳細出心中所想,而是考慮到被人捷足先登和即將面臨的爭奪。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达人2经典版1.2.5 在线配资平台找象泰配资可靠GO 华东15选5每期预测推荐 2010年3月上证指数 山西11选5开奖信息 江苏快3app 新疆喜乐彩票开奖 股票涨跌说明什么 排五预测号专家推荐 白小姐精选四不像中特图 安徽11选5在线直播 时时乐app 浙江彩票6十1开奖新闻 王中王开奖结果查询 七乐彩复式计算器图 时时彩后三组选包胆技巧 广西十一选五今天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