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青玄龜甲 > 第二百八十六章 落塵對虬天崗

第二百八十六章 落塵對虬天崗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qtkvjf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落塵施展媚術,雙眸眨動,就在剎那之間,若是同階修者,根本不需要任何準備。

    對付任騰,因為修為等階上的差距,落塵借著分散他注意的機會,乘虛而入,一招得手。

    若是沒有外部干預,任騰沉浸在幻境中的時間至少一刻鐘,除非他自己發現狀況有異,依靠混丹修者的魂力,震蕩識海,沖擊神智,方才可以脫離。

    蒼梧山弟子見識了落塵媚術的可怕,即使非常欣賞她的美艷和嬌媚,也不敢再與她對視。

    聽聞她是第四個魂力強大的先修者,對其傾心的人又增加了許多,尤其以此次參加招選的修者為甚。

    端木昊陽怎么也沒有想到落塵便是傳聞中的第四人,可是想到她魂修奪舍而生,覺得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他心里對落塵的媚術感到驚異的同時,也多了一份猜測,想必這媚術乃是狐麗菁的功法。

    任騰離開,祖楠安靜的躲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沒有了爭執,所有饒注意力再次被吸引到擂臺之上。

    此時第四場比試已經結束,方長老向端木昊陽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第五場開始,落塵對虬崗!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虬崗從擂臺的另一側飛身而上,魁梧的身形穩穩地站到擂臺一端,看向端木昊陽等饒所在。

    他自然識得落塵,只不過對落塵的實力并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奴家竟然對上了這個大漢,只好讓他體會一下我的鞭子了!”落塵似乎不想和虬崗對戰,一邊話,一邊飛身上了擂臺,在空中回頭對著端木昊陽等人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落塵站定,虬崗了一聲請,當即取出一把重刀,開始了靈力和魂力上的試探。

    前三次交手,二人均是純施展戰技,漸漸地武器表面的光澤發生了變化,愈加耀眼。

    二人修為雖同為先后期,但落塵的靈力已經達到了先巔峰狀態,比之虬崗渾厚一些,若不是武器上的差異,落塵憑借力量,應該已經取得上風。

    奈何落塵善用長鞭,不利于力量的發揮。

    魂力上,二人在將術法融入戰技之后,基本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以落塵的判斷,虬崗的魂力比正常同階修者高出三成,與她的情況差不多。

    武器上,長鞭和重刀勉強算作一階武器,誰都沒有取得武器上的優勢。

    端木昊陽看見虬崗武動重刀,明白了虬崗在秘境和他力量比斗的原因,定是看上了不二血影刀,不是單純的找他驗證實力。

    他心里對這位來自烈焰嶺的修者更感興趣了。

    兩人你攻我守,我攻你守,虬崗的術法運用即將到了極致,雙方爭斗進入了白熱化狀態。

    落塵長鞭抖動,甩動得噼里啪啦作響,虬崗因為難以近身,又要時刻防備長鞭的攻擊,重刀武動,身前形成一片刀影,將長鞭的攻擊阻隔在外。

    長鞭末賭槍形尖刃點到刀身側面,虬崗飛身后退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,端木昊陽的隊,還有你這般難纏的修者,怪不得你們能夠順利探查兩座洞府!”

    落塵并未上前追擊,同樣收鞭而立,“探查洞府,都是公子的功勞,我差不多是屬于純占便夷那一類!”

    “端木道友的確實力強勁,雖然僅與他交手一次,已知道我不是他的對手,只不過沒想到,又遇到了你這樣一個女修者,出了烈焰嶺讓我知道,修行沒有止境,當初在家里,的確孤陋寡聞了!”

    “咯咯……你這虬髯大漢不錯!我可要全力進攻了哦……”

    長鞭甩動,末端直奔虬崗。

    類似的招式,之前落塵也動用過,但是這次“蛟龍出海”速度明顯快上幾分,力量比之前更甚。

    虬崗見攻擊而來的尖刃,立刻明白,落塵的靈力終于全部爆發。

    不敢存有一絲遲疑,重刀竭力橫掃而過,將速度和力量發揮到極致。

    他不由冒出一陣冷汗,竭力而動的刀影,堪堪阻擋了長鞭末端。

    若是稍慢一點,尖刃就會刺中他的前胸。

    險之又險地擋下了落塵的進攻,雖然有點后怕,但他進攻的招式沒有一點的停滯。

    身隨刀動,整個人滑出一道弧線,掠地前沖,靠近落塵。

    落塵被刀身阻擋的長鞭,按照發動攻擊時的計算,正要回旋抽打虬崗的左肩,卻發現目標借著防御的招式,靠近了自己。

    本是被動的局面,落塵立即雙腳跺地,凌空而起,在空中一個翻身,二饒身影上下錯過,長鞭螺旋盤繞,直奔虬崗舉起的重刀。

    虬崗想不到落塵的反應和速度都是如此之快,神識鎖定的目標,凌空和攻擊一氣呵成。

    武器摩擦的聲音傳出,長鞭末端纏繞著重刀,尖刃低垂著搖擺。

    蓄勢待發的重刀,在力量尚未發動時,被長鞭拉動著在空中搖晃了一下,便像是被固定了一般,二者相持不下。

    落塵雙腳即將著地,腳下靈力涌動,身形后退,隨即長鞭帶動重刀,虬崗的手臂向身后仰起。

    虬崗此時身形未定,徒有力量無法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急忙錯動腳步,企圖引導周身力量,將重刀脫離長鞭的掌控,可惜為時已晚。

    長鞭左右擺動了兩下,接著落塵的右臂在身側做了一個大回環,身體借著手臂和長鞭拉動的力量,掠地而起,極速沖向身形未定的虬崗。

    虬崗大感不妙,如果再不做出反應,他將被落塵結結實實的踹上一腳,飛出擂臺。

    危急時刻,他也顧不得太多,踉蹌著身形,強行扭轉身體,正面對著落塵,想要做出防御。

    為了保住重刀不脫手,他之前身形未穩之際,采用了雙手握刀。

    他調轉身形的一刻,落塵的左腳已經踹出,近在身前。

    慌亂中左手揮動著手掌拍擊落塵左腿。

    落塵借著力量極速而來,神識自然關注著虬崗的舉動。

    左腳已經踹出,收回攻擊也來不及了。

    一旦撤回或者改變身體移動的軌跡,她將失去平衡。

    若是左腿結結實實的承受虬崗的攻擊,她必定受傷,影響后續的比試,好在,發動攻擊的時候,就做好了準備。

    右腳靈力翻涌,跺地而起,身體凌空,腰部扭動,落塵在空中身體旋轉,左腳避開了虬崗的攻擊,右腳準確的踢在了虬崗握刀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虬崗手臂發麻,受力擺動,重刀又被長鞭纏繞,在二者力量的作用下,重刀脫手而出。

    長鞭拖拽著重刀在空中打了一個盤旋,掉落在早已站在擂臺邊緣落塵的身邊。

    鞭影出現在虬崗的肩膀,噼啪一聲,肩部衣物被抽打得碎裂開來,碎屑飄落。

    “大胡子,還比嗎?”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达人2经典版1.2.5 股票融资率多少算危险 和讯期货 广东26选5奖结果查询 创业板股票指数怎么买 3d之家开机号码查询 青海快3今日预测号码 河北快三单双计划软件 十分快三是真是假 科林环保官网 上海天天选四今天开奖 历史的股票走势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 私募股权基金配资 天津快乐10分玩法介绍 腾讯分分彩免费计划 杭州炒股配资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