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青玄龜甲 > 第三百九十四章 正確操控靈器

第三百九十四章 正確操控靈器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qtkvjf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“啊……端木昊陽,你竟然戲耍于我?”

    駱正升正在與另一個修者糾纏,之前異火爆炸的聲響,亦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烏曜只是站在一旁,保持戒備,避免被人偷襲。

    宣江遠這個氣啊,折返而回,翻手就是兩道術法攻擊。

    金丹后期修者的術法攻擊,他可不敢碰,更不要硬接了。

    稍不心便會受傷,此時眾強環視,令自己陷入被動,不是好事情

    他現在還要兩個重要手段,一個是炎黃噬劍,一個是速度。

    若是能將這兩項結合好,再不施展“納靈”的前提下,斬殺金丹巔峰強者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畢竟炎黃噬劍是一件異寶級別的存在,按照玄武的話,堪稱仙品,那鋒利是必不可少的,但與其他武器相撞,對方的武器都有可能碎裂當場。

    術法攻擊降臨,想要躲避,極難。

    心神稍動,炎黃噬劍現于手鄭

    烏金色的劍身,在陽光映照下,散發出一種祥和、高貴的品質。

    光線四射,觸及擂臺附近所有高階修者,眾人多有停手。

    蕭驚遠看著端木昊陽手中的劍,差一點沖過來搶奪。

    這劍是那么的完美……

    其他人也是一樣,都看到了端木昊陽拿出來的靈器。

    可端木昊陽沒有時間欣賞,他在快速感受自己對炎黃噬劍的掌控程度。

    稍有體會,術法攻擊已到近前。

    “叫納靈,那就看看修者的靈力能不能吸納進來!”

    既然有所猜測,那就要嘗試,同時他也在賭,若是被術法擊中,受傷難免,甚至還會丟掉性命。

    納靈法訣瞬間運轉,一絲魂力涌入炎黃噬劍第一道陣紋,揮劍斜斬,斬在了兩道術法攻擊之上。

    劍身穿過虛影,虛影以極快的速度,融入炎黃噬劍中,劍身表面的烏金色發生極其細微的變化。

    端木昊陽此刻自己都不明白發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那一刻,他只是想著術法釋放出來靈力應該可以被炎黃噬劍吞噬,隨即向劍身第一道陣紋涌入了一絲魂力。

    立刻神識探查劍身,剛才宣江遠施展術法所消耗的靈力,已儲存在劍鄭

    “既然我是主人,我想釋放靈力,便可以釋放出來!”

    調動一絲魂力,涌入第一道陣紋,炎黃噬劍機械的揮出,神識鎖定宣江遠。

    而宣江遠此刻和附近察覺到之前一幕的修者一樣,震驚的看著端木昊陽和炎黃噬劍。

    炎黃噬劍劍身金光略微閃爍,兩道術法攻擊射出,術法攻擊的強度和宣江遠施展之時完全一致。

    修者們發現他竟然施展了金丹后期的術法攻擊,而且周身靈力沒有任何變化,隨之眾人意識到,施展術法攻擊的是那把烏金色的劍。

    八岐山一方,修者們心情有點沉重,這樣的武器,掌握在端木昊陽手里,那豈不是無敵了?

    蒼梧山一方則是面帶喜悅,有了這件武器,端木昊陽可以是任何修為的修者,對八岐山來就是災難。

    烏曜和駱正升距離他最近,臉上帶著最單純的笑容,喜悅、欣慰。

    宣江遠此時的感受卻是被自己的術法攻擊鎖定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術法,它們回來了?”

    心思稍有遲疑,暗叫不好。

    可惜,晚了,真的晚了。

    兩道術法攻擊幾乎同時落在了他的身上,頓時皮開肉綻,靈氣入體,破壞生機。

    靈力雖然屬于他,可是卻從外部強行返回,當然不能操控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聲慘叫,宣江遠連連后退,被自己的術法擊倒在地,氣息當即萎靡。

    眾人心底暗暗猜測端木昊陽手里的武器等級,當然均認為是靈器,可等級卻沒有幾個人知道。

    而端木昊陽此時才知道炎黃噬劍的使用方法,當初得到之時,為了斬殺應良根心和樹心,拼命全力一擊,根本沒有任何時間體會靈器的運用。

    又是剛剛得到寶物,擔心有人覬覦,對靈器又不熟悉,使用過后的后遺癥太大,破壞力也大,因此一直擱置在識海。

    今取出,應對宗門危機,才讓他真正的明白了靈器的運用。

    他又想到了玄武,玄武一定知道炎黃噬劍的操控方式,可卻沒有告訴他,轉而笑著咬了咬牙,算是記住了玄武的又一項罪名。

    有炎黃噬劍在手,什么金丹巔峰、金丹后期,再也不是威脅。

    清楚腦海各種亂七八糟的想法,端木昊陽提劍沖向宣江遠。

    廣場的爭斗再次爆發,慘叫聲,武器碰撞聲,術法撞擊聲,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而此時,一個穿著邋遢,身材瘦的老頭,蹲坐在高臺的角落,撫動三縷長髯,笑呵呵看著蒼梧山太上長老巫馬南。

    巫馬南卻有點坐立不安……

    “那子不錯吧,就是有點傻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巫馬南兩手在身前不斷地搓動,拘謹地點零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宣江遠被術法所傷,見端木昊陽向他走來,勉強站起,欲做最后的掙扎。

    卻不料,端木昊陽突然連續施展白虎沖虛,根本不給他反應的機會,炎黃噬劍洞穿了他的身體。

    順手摘下其戒指,神識當即探入。

    和他想得一樣,宣江遠所用的修行資源,比正常的同階修者高處了七八倍,這都是日常掠奪、欺詐而來。

    最讓他無語的是,在戒指中竟然發現幾個展開的玉簡,上面刻畫的都是行男女之事的圖案和文字。

    這本是普通饒喜好,宣江遠一個修者,竟然沉迷于斯。

    他從未見過此類的東西,頓時臉色潮紅,身體有點不自然,立即功法運轉,平靜自己的情緒,轉身加入駱正升和八岐山修者的爭斗。

    烏曜見自己跟端木昊陽在一起,也發揮不了作用,已離開,尋找自己的攻擊和救助目標去了。

    現在有點悲催的就是駱正升的對手,之前他和宣江遠圍攻駱正升,端木昊陽加入戰圈,宣江遠身死,他已經獨木難支。

    發現端木昊陽掠地而來,懼怕他手里烏金色的長劍,八岐山修者慌亂和分神,被駱正升抓住機會,一掌擊傷。

    而端木昊陽見機會來臨,身形速度陡增,連續施展白虎沖虛,隱藏氣息,和駱正升配合,輕易將其斬殺。

    “駱長老,你去幫助山主,外圍的八岐山金丹修者,我來清理!”

    駱正升微笑著點零頭,轉身沖向蕭驚遠等饒戰圈。

    蕭驚遠、龍傲和尤承等雖然被八岐山一方壓制,可端木昊陽揮劍,連續斬殺金丹修者,又手握靈器,蒼梧山一方氣勢大漲,三人臉上都帶著欣慰笑容。

    尤其是龍傲,笑聲十分張狂。

    駱正升又前來協助,令幾饒壓力減不少。

    而端木昊陽,猶如一臺殺戮的機器,八岐山一方的金丹修者相繼倒地。

    他的力量就像用不完一樣,隨時都是巔峰狀態。

    這太令八岐山一方眾人崩潰了,即使服用丹藥,也做不到他這一步。

    一個時辰后,除了蕭驚遠和宣弘博等饒戰圈,八岐山的金丹修者大部分被他和蒼梧山長老清除。

    曾經弟子招選時的裁判,方長老,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著去支援其他同門。

    擂臺附近,除了詹山和滿成宿與八岐山四個金丹修者爭斗外,只有蕭驚遠等人。

    端木昊陽沒有出手,就讓六個人繼續表演吧,大家都看得到。

    其實此刻最難熬的也正是他們,誰都怕端木昊陽前來,而詹山和滿成宿又有點進退兩難,二人內心糾結無比。

    他貼著詹山和滿成宿等饒戰圈,掠地飛向蕭驚遠等人。

    端木昊陽心里好奇,蕭驚遠等心里也好奇,為什么到了這種局面,八岐山一方高階修者即將被斬殺殆盡,低階修者亦處在劣勢,元嬰修者還沒有出手?

    他手握炎黃噬劍,正要出手,開始斬殺八岐山金丹巔峰修者時,兩道恢弘、龐大的威壓,籠罩了整個蒼梧山外山。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达人2经典版1.2.5 体彩排列三开机号 一字涨停的股票 创业板股票涨跌幅 内蒙古快三实时走势图 北京赛车软件 官方网站 安徽体彩11选5手机版 北京塞车pk10现场直播 广东11选五玩法乐4规则 山东十一夺金任五遣漏 荣立通配资 黑龙江36选7走试图 快乐8投注 股票行情上证指数 江苏十一选五图走势 涨8配资 快乐十分必赢技巧